Return to site

清华学霸创业4年估值200亿,研制出最适合三体游戏装备

高智商、还帅成这样、创业还如此成功

  难怪让错过他的徐小平心如刀绞

  刘自鸿,从小就是学霸,而且很有自己的主见,中学时,在获得全国奥林匹克物理、化学竞赛两项一等奖后,他拿到了清华大学化学系的保送资格,但他放弃了。

  “我更喜欢物理”,于是 2000 年高考,他考上了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以市理科状元的身份,那年他才 17 岁。

  有人说刘自鸿有点狂妄,但他确实一直有狂妄的资本:2004年在清华毕业后免试继续读研,1年后他便以全校排名第一的投票数被评选为“清华大学十佳优秀研究生”,那年他 22 岁。

  2006 年硕士毕业,他又婉拒了英国剑桥大学的博士录取,赴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并在 2009 年成为该系历史上用时最短毕业的华人博士生,也是斯坦福校史上罕见的入学不到 3 年即完成博士学位的毕业生。那年他也不过 26 岁而已。

  然而,这些仅仅是他精彩人生的开始。

  - 1 -

  2012年5月初,他拿着历尽艰辛筹来的 400 万人民币,在深圳留学生创业园租下一间不足百平米的小办公室,成立柔宇科技,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跟他一起的两位小伙伴是他清华兼斯坦福校友余晓军和魏鹏。

  2016年11月3日,柔宇科技宣布完成Pre-D轮融资,估值达到 200 亿元。

  创立 4 年,估值 200 亿元,对刘自鸿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成就。

  然而,对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来说,这是个不小的痛苦:“每次看到它们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绞。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骄傲,被碾压的粉碎。”

  - 2 -

  徐小平为何如此痛心?

  时间回到 2012 年 10 月,彼时柔宇科技才成立不过 5 个月,在斯坦福附近的肯德基里,刘自鸿见到了真格基金的徐小平和王强。“你就在这里介绍下你的项目吧”,徐小平非常热情,听完刘自鸿讲述之后,他又说“改天你直接来我家找我吧,再仔细聊一聊”。

  后来的事情,你可能猜到了,徐小平错过了投资柔宇科技的绝佳机会。

  回首往事,每一个投资人,一定都有那种痛心疾首的时刻,错过了好的项目。徐小平经历这种情况不多,但错失柔宇科技成了他 10 年天使投资生涯中最大的痛苦。

  “他跟我讲,他们是清华的毕业生,都在斯坦福读了博士,其中有3个在IBM年薪都是几十万美元,他们现在出来要做一个项目,目标就是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器。我就想,投他吧。”徐小平说。

  “但是我一问估值多少,他说是A轮,另外一个清华校友已经投了他,A轮要3000万美金。我一听,A轮的项目这么贵,虽然我是个光荣的天使,但是我丢不起这个人。”

  一方面嫌太贵,另一方面徐小平嫌那个柔性显示屏看不出什么东西,没前途,最后就没投。

  如今徐小平反思自己,他说错失柔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违反了自己的投资哲学:你想他们 3 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放弃了最好的工作。这种人,3 亿美金我也应该投啊。

  徐小平的投资标杆是硅谷投资教父 Peter Thiel 。作为美国企业家和风险资本家,Peter Thiel 投出的SpaceX, Palantir,Airbnb都是百亿美元的公司, Facebook 是千亿美元的公司。

  2015年初,Peter Thiel 来中国推广他的新书,中信出版社的卢俊安排徐小平跟他午饭,那是徐小平第一次见到 Peter Thiel。

  席间,徐小平问 Peter Thiel 是根据什么投到了 Facebook?Peter Thiel 说因为他把当时所有的社交网络都投了一遍。

  宁可错投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徐小平更加坚定了真格基金的原则。

  - 3 -

  然而,错过柔宇,更大的原因可能在于徐小平当年确实没看懂这个项目。

  当然,这不能怪徐小平,刘自鸿他们做的事情实在太超前了。

  时间回到 2006 年秋天:23 岁的斯坦福博士新生刘自鸿喜欢躺在校园的草坪上,享受加州的阳光。躺在草坪上的他思考的问题包括:自己的学业研究方向?自己的未来?下一个改变人们生活的东西会是什么?

  后来他想到了人跟人、人跟自然的交互,他又想到了视觉和显示:人接受信息最重要的方式是靠五官,视觉占到信息收入的 70% 左右。那时显像管电视仍最为普及,液晶 LCD 电视才刚刚兴起。笨重的显示器和人们越来越强烈的便携需求似乎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不是屏幕限制,手机的形态又会变得多么多姿多彩。

  “如果做柔性显示,就可以把便携和高清大屏的需求融合在一起。”这个突然涌现的想法让刘自鸿兴奋不已。

  他决定以柔性电子和柔性显示为博士阶段的研究方向,但遍搜斯坦福电子工程系教授的课题列表,也没有找到与之相关的选择。

  他主动找到斯坦福大学尼西纳米电子研究组创始人 Yoshio Nishi 教授,对自己想要研究的方向做了简要介绍。

  这位当时已年近 7 旬的前德州仪器高级副总裁、首席技术官对刘自鸿提出的方向表示出了出乎意料的兴奋和认同,并随即让他提出项目申请。在西美绪教授和随后化学工程系鲍哲楠教授的共同支持下,刘自鸿顺利展开在柔性电子和显示方向的研究。

  3 年后,刘自鸿取得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是 TFT 柔性有机半导体的相关材料、工艺、物理建模和器件设计。

  - 4 -

  2009 年,刘自鸿在斯坦福博士毕业后萌发了创业的想法,但彼时的美国正因金融危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寻找创业投资变得困难。

  当年 7 月,他去了 IBM 沃森研究中心,一边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继续柔性显示相关研究,等待合适的创业时机。

  2011 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复苏,他觉得时机已到,开始谋划创业。

  创业项目太超前,很多信息还不能说,因为需要保密。这让刘自鸿拿投资异常困难。

  刘自鸿的天使投资人、松禾资本合伙创始人厉伟回忆说:“在深圳的一个海归人才创业大赛上,刘自鸿当时展示的柔性电子墨水黑白显示屏仿佛把我们带入一个科幻世界,而他宣称要把科幻变为科技和商业。”

  其实很多投资人都看不懂,他们咨询显示面板行业的专家,得到的回答都是“这就是一个科幻的东西,至少 30 年甚至 50 年之后再去看吧”。

  于是,看不懂的投资人不停地列出问题让刘自鸿回答,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早上醒来时,刘自鸿已经害怕看手机,“因为我一看到邮件,里面就有十几二十个问题让我去回答,我可能要花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答完”。

  半年后,松禾资本还是给了钱。厉伟的逻辑是,“我们当时就觉得,他们肯定能做的出来,因为这人的背景真的很强。”厉伟同时也是深圳另一家明星企业——光启科技的早期投资人。对 80 后有个性的年轻人,厉伟通常愿意“赌一把”。

  IDG 资本也是柔宇科技的早期投资机构,IDG 合伙人杨飞有着跟历伟类似的判断:“刘自鸿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比较温文尔雅,对于投资人的各种问题都不厌其烦地应答;刘自鸿还是一名颇具领导力的创业者,他的团队很强。”

  因此,杨飞坦然表示,即使到现在,他也不能肯定柔宇一定会在未来市场中胜出,但对刘自鸿和他的团队信心十足。

  - 5 -

  2012年创立后的两年里,柔宇科技在业界一直没什么存在感。在研发过程中,刘自鸿对外界一直保持沉默。与其他依靠技术领先和技术沉淀作为基础的科技公司一样,柔宇初创团队度过了几年“CEO刘自鸿只拿3660元工资,朋友都不知道他们在干嘛”的开发岁月。

  2014年8月,柔宇科技一战成名,成为明星公司。当时,柔宇重磅发布了其研制出的全球最薄(厚度为0.01毫米)的可弯曲的柔性显示屏,凭借此项“黑科技”所带来的巨大商业想象空间,柔宇受到极大关注,成为业界焦点。

  就这样,柔宇火了!一时间,四五十家投资机构蜂拥而至,融资额度一涨再涨,刚开始就想融资几千美金,最后 2015 年 7 月 C 轮完成时是11亿人民币,超出预期很多。此时,创立仅 3 年多估值已达数十亿美元的柔宇成为真正意义的独角兽。

  2015年10月19日,在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上,李克强总理参观了柔宇科技。

  2015 年 11 月,柔宇与深圳市政府等合作,开始在深圳龙岗区建设“全球类 6 代全柔性显示屏生产线”。资料显示,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00亿元人民币,设计产能约为 5000 万片显示模组/年。2016年7月开工建设,2017年6月设备搬入。

  毫无疑问,如果真能如期量产,那柔宇科技将再一次超越三星、LG。

  2016 年 1 月,柔宇科技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被路透社评选为2016年CES最佳(“The best of CES 2016”)。

  - 6 -

  当然,柔宇科技的发展也一直困难重重。柔宇最初的模式是做 To B 的产品,然而在柔性屏方面的研发过于超前,也让刘自鸿体会到了超前的痛苦,其他厂商在物料配合上跟不上柔宇的进展,“一个完全柔性的手机,以前都没有哪家厂商真的做过这件事情,就需要很多人重新去思考,上下游的配套都需要时间。”

  于是在这样思路下,柔宇把业务划分成“柔性显示屏+柔性传感器+智能终端”三个单元。前两者为企业级客户提供相应产品和解决方案,而智能终端则开发消费级产品。

  2015年9月15日,一门心思扑在柔性显示技术研发的柔宇科技,于深圳保利国际影院 POLYMAX 巨幕厅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消费级产品 Royole-X。Royole-X 是一款头戴式影院产品,戴上 Royole-X 后,眼前会直接显示一块长方形的屏幕,感觉就好像坐在电影院一样。

  2016 年初,刘自鸿透露售价 3999 元的Royole-X月销量过万。

  2016年9月23日,柔宇科技发布 Royole MOON,这是继 Royole-X 后的又一款“头戴显示器+耳机”形态的智能终端,Royole MOON 在算法上进行了优化,并且新增了一个800寸3D弧形巨幕的效果。

  除此之外,柔宇科技还在这一年内频繁推出了其它终端产品,如智能家居、汽车电子以及其它消费电子。

  “柔宇科技希望让业界看到柔性电子的应用空间和商业价值,希望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来把这些技术应用到更多的产品中。”柔宇科技希望通过自己积累的技术经验,带动上下游产业链,用To C带动To B。

  不过,刘自鸿仍然强调,最近几年柔宇科技会同时兼顾B端和C端的业务,不过B端的柔性屏依然是重心,人力的投入也自然会高于终端产品。

  - 7 -

  创业维艰,但柔宇的成长速度令业界震惊,且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成长。

  刘自鸿能长期保持极佳的创业状态,是柔宇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柔宇的研发人员占员工总人数近80%,禀承“行胜于言”的学风。

  刘自鸿说,我们三年多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可能相当于竞争对手9到10年的投入——别人很难想象我们有多拼命。他说,某晚加班加到深夜1点半,他在公司见到长椅上睡着一个姑娘,那是一个员工的女友。尴尬之余,刘自鸿得意于自己团队的拼命。

  然而,在公司员工眼中,这位30岁出头的CEO工作状态“更可怕”,经常看到他凌晨两三点发来邮件,第二天一大早又出现在公司。

  刘自鸿如此描述他的典型一天:每天5点多从深圳南山家中起床,6点多到位于科兴科学园的公司,趁着公司其他人都还没到,在接下来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思考很多问题,然后开始一个CEO处理事务的繁忙一天。每天工作16到18个小时,他自称很享受这种“超负荷”的状态。

  2012 年深圳公司成立时,美国硅谷公司也同时成立运营,并在那里设置柔宇的研发中心。创业初期几个月,刘自鸿每月都要在深圳和硅谷之间频繁往返。那时在硅谷还没有办公室,刘自鸿就睡在当时仍在斯坦福做博士后的魏鹏家10多平米的宿舍客厅里。

  客厅只有小沙发和餐桌之间有一点空隙,刘自鸿简单铺了一个地铺睡了前后整整一个月。加州昼夜温差大,夜间风从门底的缝隙中呼呼地灌进来。

  “那时我就在在想自己为什么舍弃安逸去创业”,刘自鸿说,但一转念又变得乐观起来,仿佛那是头悬梁、锥刺骨的考验,“这种睡地铺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应该特别珍惜,也许以后再不会有这种特别的体验了。”

  刘自鸿说,人都喜欢冒险,而他能承受的冒险程度会更大一些,“我喜欢一件事情,可以不管不顾其他的东西”。

  对了,柔宇科技的口号是:我们不预测未来,我们创造未来。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材料引用自福布斯中文网(作者Ada Qin)、中国企业家杂志(作者王雷生)、时代周报、钛媒体(作者李非凡)、雷帝触网、徐小平演讲等,转载请联系创业邦杂志授权,并保留此版权信息。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